儿童节,听一位母亲的血泪忏悔


改版通知:若无法登录或使用过程中有BUG请给管理员发送邮件:点击发送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天下父母,概莫能外。

一位母亲,一位普通的贵州母亲,她每月挣1000多块,她把钱全花在自己的掌上明珠身上,她说:不骗你,我很爱她,真的很爱她,她要买什么东西我都买的。

儿童节,听一位母亲的血泪忏悔

然而,她的爱,过于沉甸甸的爱,却酿成了人间悲剧。

130个小时,六个白天五个夜晚,她把九岁的女儿绑在床头,没有食物没有水,女儿最终不舍辞别这个世界。52岁的母亲向和平,在痛不欲生的悔恨中,还不得不接受铁窗生涯的凛冽现实。

2015年1月,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向和平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做出的向和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的一审判决。

本来:我很爱她,真的很爱她,我不哄你

向和平是贵州省六盘水人,先后经历过两次不幸的婚姻,女儿丹丹是她和第二任丈夫的孩子。在丹丹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的时候,第二任丈夫也离开了她。

儿童节,听一位母亲的血泪忏悔

十年前,再次离婚的向和平带着女儿回到娘家——贵州省六盘水市的一个棚户区,和父亲以及弟弟们住在一个三层小楼内,母女俩的房间是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杂物间。这期间,向和平一直没有什么正式工作,她曾经卖过菜,后来到六盘水市一家商场做保洁员。

向和平告诉记者,她原想一个人好好把丹丹带大,将来看到女儿好好生活,能考上大学。

记者:你一个月挣多少钱?

向和平:一千多。

记者:你在她身上花多少钱?

向和平:反正除了我们生活的钱,全部都花在她身上。

向和平:我很爱她,真的很爱她,我不哄你,我要是不把她管好,然后我将来没有靠山的,她父亲也不爱她,就我一个人带她,我就怕她生病,她要买什么东西我都买的。

记者:比如说?

向和平:要穿,穿裙子这些,像过年,或者儿童节,要穿花袜子,我也买给她。

曾经:“懂事”女儿欲辍学打工

在向和平的安排下,丹丹上过私人幼儿园和三年学前班,然后进入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丹丹的学习成绩向和平是满意的。但到了三年级,情况突然发生变化,丹丹开始逃学,不完成作业。

丹丹为何一下子不爱学习了?据向和平回忆,女儿曾说过父亲不管她了,母亲也没有能力供她读书,她要去打工,挣钱给家用。

丹丹的班主任反映,丹丹三年级时逃过两次课,后来就不爱做作业了。“她就说不想来上课,可能小孩子是单亲家庭,妈妈年龄又那么大,小孩子肯定有点自卑的。”

儿童节,听一位母亲的血泪忏悔

丹丹的同学说,她下课后就坐在教室,不和别的同学玩,也不和同学说话。

丹丹的哥哥是向和平和第一任丈夫的儿子,离婚时判给了男方抚养。对于丹丹的变化,他也曾经感受到过。“她桌子那里有废书、塑料罐什么的,我看了以后也没说什么,然后她说我家不好,当时我心里真的特别难受。”

为了贴补家用,向和平经常从单位或者大街上,捡拾一些废旧物品带回家中,攒够一定的数量后卖掉。我们无法得知,单亲家庭加上生活贫困,会不会让越来越懂事的丹丹变得自卑、敏感。

后来:女儿身上却全是伤

在采访中,向和平坚称自己不打女儿。谈到对丹丹的教育,她更愿意提及的是自己对丹丹的劝说。然而据案件照片显示,丹丹的身上到处都是陈旧性挫伤,

记者:你打过她没有,看她不好好读书?

向和平:我没有打过,因为那个时候她父亲一直不管,我一个人带,所以我从来不敢打她。

记者:不打她?从来没打过?

向和平:没有好好打过。

记者:什么叫没有好好打过?

向和平:没好好打过,只是打过她一耳光……

记者:打她一下。

向和平:我是吼她。

向和平说,和第二任丈夫离婚后,她有过几次机会重新组成家庭,但由于担心继父可能对丹丹不好,就一直没有再婚。这意味着她不仅要独自承受挣钱养家的压力,也要独自面对女儿成长的压力。为了让女儿变乖,向和平想了很多办法,包括民间流行的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方法。比如给女儿梳大辫子,给女儿找干爹。

怒到疯狂:她用绳子绑住女儿

2014年4月3日,母女俩的矛盾进一步升级。这天,丹丹还是不愿意去上学,为了避免女儿到处乱跑,向和平把她锁在家中。结果等下班回到家中,发现丹丹从门口上的风窗翻了出去。

根据向和平的说法,被找回家的丹丹仍然拒绝上学。2014年4月4日,面对锁不住的女儿,一根尼龙绳让向和平开始了无可理喻的疯狂举动。她将女儿绑在家中,悲剧自此开始。

绝望反抗:女儿连续六天绝食

根据向和平供述,4月4日当晚,她回到家中发现丹丹尿裤子了,就帮丹丹换了裤子。这一天,丹丹没有向她要吃要喝,她也没有给,而且不允许女儿上床睡觉。女儿的倔强,加上母亲的偏执,让丹丹的生命进入倒计时。第二天,丹丹又被绑了一天,依然没有吃喝。

在2014年4月11日的一份讯问笔录中,向和平曾经有过一段供述:当天(4月5日)22时许我回到家中,我看到家中的地上全是打翻的洗衣液,我问丹丹是怎么回事,她告诉我是她弄翻的,而且还喝了一些。

儿童节,听一位母亲的血泪忏悔

丹丹打翻洗衣液和凳子的举动加剧了向和平的疯狂——她找了一截更短的绳子,又给丹丹加了一道捆绑,这让丹丹整个人都动不了了。第三天,女儿丹丹依旧没有吃喝,也不说自己饿了。

读书和学习,在向和平心中成了魔咒般的信奉,而对于母亲这种行为,女儿用沉默表达着自己的抗争。一个年仅九岁的孩子,在整个事件中,既没有向妈妈低头认错,也没有开口向妈妈哪怕要一杯水喝。

2014年4月9日,丹丹被捆绑的第六天,也是她在人世的最后一天。向和平下午6点多回到家,发现女儿似乎已经被饿昏时,才解开绳子,将其抱到床上。在对丹丹进行人工呼吸无效后,向和平选择了报警。

警方震惊:亲妈干不出这种事来

据警方描述,当时死者已经是皮包骨头,肋骨清晰可见。司法鉴定中心的报告显示,丹丹因为长期的捆绑、饥饿、脱水、营养不良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也就是饿死了。

记者:当你们去看现场,或者说就你们了解这种渠道,你们看到的那个孩子在最后是什么样的?

石瑞勇:那个死者的照片反映,已经是皮包骨头。肋骨历历再现,因为我们长期从事这个案件可以看,能够看下去,如果没有接受过,不是从事这件工作的人是看不下去的这个。

警方甚至怀疑丹丹是不是向和平的亲生女儿,直到DNA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他们才确信这一事实。

绳子捆绑下,九岁的丹丹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130个小时。向和平在一审中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十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面对一审判决,向和平选择了上诉。上诉理由有两个,一是一审判决存在定性错误,应该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而非故意杀人;第二,她认为量刑过重。直到二审庭审最后陈述,向和平都痛哭流涕地说道,“我怎么可能杀她”,“我爱她胜过我爱我自己”。

最终,向和平面对的是二审作出的维持一审判决的终审裁决。

法官提醒:孩子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

作为二审的主审法官,这个案子让石瑞勇在法律之外感受到了少有的震惊和惋惜。他说,很多人都把孩子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对孩子的期望值太高了,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孩子将来能够考上,希望子女出人头地以后,能给她晚年带来,生活有所改善。当发现这个希望有可能落空的时候,就可能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进行体罚,采取极端方式逼迫孩子就范。

儿童节,听一位母亲的血泪忏悔

除了呼吁社会对单身母亲给予更多扶助,建立学校、社区和司法机关的联动体系外,身为父亲的法官石瑞勇也感到了对未成年人加强法制教育的迫切。

因为城中村拆迁,向和平母女两人的住处现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家没有了,曾经被母亲给予厚望的女儿也没有了,一个母亲朴素诚恳的愿望一步一步演变成这样一个惨不忍睹的结局。向和平作为一个母亲,她的做法是极端的,是疯狂的,但是她作为一个母亲的想法,在很多人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可以理解,可以接受。让人担心的是,这种想法还在,这种做法会不会再次发生?

 

0
打赏
135
0
吐槽

- 评论

我要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