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瘾者爱欲背后的孤独与寂寞


改版通知:若无法登录或使用过程中有BUG请给管理员发送邮件:点击发送

读山本文绪《31岁又怎样》时,里面有篇“禁欲”的小文,说的是一名女白领从16岁第一次有性经验到31岁间,性爱是她整个生活的重心,除了自己主动出击“轻而易举”就能吃到的男人,那些没什么兴趣竟也会因“不好意思拒绝”而上床的男人也数之不尽。女主坦言自己并非绝色美人,但身体却散发着魅惑男人的性吸引力,就算剪了一头超短发穿着蓝色粗布的工作服,也会被评价为“看上去更色情”。

对她来说,与男人做爱就像有瘾,谈个恋爱倒成了顺带。她坦言与其说是对性饥渴,不如说是自己对异性有皮肤接触饥渴。15年挥霍无度的欲望让她“吃”得太撑,才反应过来,自己过得多么孤独寂寞。

这世界上会有烟瘾、毒瘾、网瘾、游戏瘾,会不会有“性瘾”这种东西存在呢?性瘾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瘾,它为何会让人如此沉沦?那些性瘾者真的欲仙欲死享受至极吗?

对一个人算性上瘾吗,还是对多个人才算?

关于性成瘾的案例,我们听到大多数版本都是性伴侣走马灯似的换,那么就有一个困惑了,对一个人性爱沉沦算不算上瘾呢?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日本大岛渚的电影《感官世界》(岛国除了盛产动作片,也有很多性题材的文艺片,探讨灵与肉,幻觉与现实,欢愉和痛楚的错综交织),电影里女佣阿部定与男主石田吉藏沉溺肉体交欢中无法自拔,没日没夜的做爱窒息得让他们喘不来气,交欢也日渐趋于一种爱与死的仪式。最后阿部定在石田吉藏沉睡之时勒死了他并割下他的生殖器。

1940年代末,美国性学家金赛( Alfred Kinsey)对一组大学生(18-25岁)进行长期调查发现,有3%的人“每周会有7次以上的彻底性发泄(sexual outlet)”,他将这群人视为性过度人群。因此,每周7次(以上)性行为视为一个人是否有“性瘾”的标尺。

美国性治疗师、婚姻咨询师马蒂•克莱因(Marty Klein)总结30年的职业生涯,说他不会给患者轻易做出“性成瘾”的诊断,他更愿意认为这是性倾向异常、性强迫症、性幻想、性创伤等,有这种心理倾向的人,基本上同时还与这些心理问题做抗争:强迫症、容易冲动、强迫性精神障碍、躁郁症、边缘型人格障碍或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所以伴随性瘾,他们还可能赌博、酗酒,吸毒,是暴力狂,工作狂等。

目前来看,性成瘾的关键评估工具是《性瘾筛选测试》(SAST),但马蒂认为这个评估量表中的很多问题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的反应是:“当然啊……这不很正常么?”这个诊断很大程度上把正常的性行为和性经验都判定为病态。因此马蒂认为性瘾筛选测试真正衡量的是:

◎你是否成长于对性持负面态度的文化下?

◎你的性欲是否会比较阴暗的一面?

◎你对性行为或者性欲是否有疑惑?

◎你不会因为自己的性欲而感到任何不适?

进一步深入解读上面的衡量标准,可以从五个方面来考察:

1.不安全感,在性活动之后感到羞耻、不安和空虚。

2.喜欢搞秘密活动,觉得自己的性行为需特别保密。

3.在性活动中有虐待行为或者冲动,渴望通过违背他人意志发生关系。

4.毫无意义的两性关系,即常与互不相识的人或根本不喜欢的人发生性关系。

5.性行为违背或损害自己的性价值观。

在心理学上,性瘾的学名是“性冲动控制障碍”是指个体出现强烈的、被迫的连续或周期性的性冲动行为,由此可以发现,性瘾不在于次数,不在于性伴侣是局限一个人还是多个陌生人,而是一种强迫的性行为。虽然性成瘾者不一定会成为性犯罪者,但据数据显示大约有55%的性罪犯可以被认为是性瘾者,约71%的儿童性骚扰是性瘾者。

性瘾者爱欲背后的孤独与寂寞

让你沉沦的是性,还是其他的“心理奖赏”?

几年前我接触过一个案例,那时我还不知道性瘾这个词,她所讲述的内容竟让我有脑容量不够无法理解的焦虑。作为一个外企上班白领,工作压力已经难以负荷,但她还是会控制不住地性幻想,欲望难耐时会在上班时间请假一两个小时,在公司附近的宾馆与炮友打一炮才能神清气爽;几乎夜夜笙歌,去不同男人的床上,或者带不同的男人到自己床上(可能有床无床也无所谓);性爱的过程由最初的享受渐渐变得极富目的性,就是为了高潮,“只有在高潮的那一刻我无比清醒地感受到自己,可是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又感到无比的绝望,我万分憎恨自己的身体,却又不得不仰赖它给我带来的欢愉……”

成瘾一词通常用来描述对一种产生身体依赖的物质需求(Holden,2001)。对药物成瘾的研究表明物体的诱因动机特性是由享乐价值以及对该对象的痴迷构成的(Robinson & Berridge,2000,2001)。尽管某种特定的药物如可卡因的奖赏价值开始是由于使用这种药物产生的“高峰”体验而获得的,但成瘾的原因是诱因动机效应引起的脑电图变化

霍尔登(2001)的成瘾奖赏论提出“就大脑而言,奖赏就是奖赏,无论它是来自化学物质还是经验”,他认为如果有人发现某个行为特别有价值,这可能是因为这个特定行为激活了大脑中的奖赏通路,这个通路通常是由一些基本行为,如赌博、性、强迫性暴食、购物、跑步或各种药物滥用等激活的。

有研究表明,吸毒者和性瘾者同样会产生对多巴胺的依赖,多巴胺是大脑快乐中心的神经递质,性瘾者沉溺的不是性,更多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慰藉。一个严重的性瘾者可以一晚上不停地看A片,强迫自慰100次,性器官甚至出血依然无法终止,显然这已经没有享受可言了。

性瘾的成因多样,受到家庭背景、文化知识、偏执性格、遗传、生活环境等等多方面的影响。据调查,60%的性瘾者在儿童期都遭受过虐待。研究性瘾的知名心理学家帕崔克·卡尼斯认为有些性瘾者童年成长在充满敌意、混乱和冷漠的家庭,抑或尽管家庭环境正常但在家里情绪很少被得到表达,缺乏自我存在感,建立负面的核心价值,导致他们对爱的极度渴望。除此外,高压工作,失恋,婚后性生活长期无法得到满足性极度饥渴,一夜情,多个性伴侣,多种场合的性交易,多边恋,换妻活动等等也会导致性瘾倾向,性瘾者往往把性活动作为平抚情绪、稳定精神状态、逃避现实的发泄渠道。

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性上瘾?

美国影片《性瘾者》(I Am a Sex Addict)里面描述了中年男人凯威特对妓女有无法抑制的近乎变态的性渴求,他已经离了两次婚,均因为他是个无可救药的性瘾者。无独有偶,西班牙电影《性瘾日记》描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薇拉莉,她疯狂地迷恋做爱,男人都视之为尤物,最后却也因为同样的理由离她而去。为了光明正大地做爱,她竟然去当一名妓女。

现实生活中,高尔夫球手老虎伍兹、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被指患有性瘾症,《X档案》系列的男主角大卫·杜楚尼治疗“性瘾症”的消息也曾轰动一时,而小甜甜布兰妮亦在疑似“性瘾”患者之列……有人可能会问,人人都会有性瘾倾向吗?从性别角度,男性性瘾的可能性会不会大于女性的?

根据美国四大性瘾匿名治疗协会的统计,性瘾多发生于男性,男女比例在4:1,这个数字可能有待考量,因为大部分女性通常羞于把她们的问题定义为性瘾,甚至没能意识到自己患上了性瘾,她们通常将之称之为“爱上瘾”,或“男女关系上瘾”。性瘾是不分国界、性别、年龄、职业的心理疾病,其表现轻重不一,差异较大。心理学家伊尔·莱弗在《无时不刻的孤独:识别,理解和战胜性瘾》一书中从生理角度阐述,性瘾来自于大脑肾上腺素过度分泌,导致人们产生对性的极度渴求,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强迫性的、仪式性的性行为模式,以缓解由于激素不平衡带来的行为。血液化验结果的分析显示,性中枢神经荷尔蒙分泌比例失调,在体质强悍者中较为高发

是欲仙欲死,还是自我厌弃的孤独?

性瘾者们如此沉沦于肉体之欢,其频率远高于常人,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得到的性快感超常人N多倍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区别好色、性欲旺盛,与性瘾的不同。好色与性欲旺盛都是以性为满足,沉溺于性中,但内心却没有冲突,他们把性当成一种娱乐爱好,乐在其中,他们有的人喜欢出入色情场所,对SM等性活动有研究,热衷体验。但性瘾者却不同,他们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性冲动,他们意识上知道不该这么做,但还是忍不住地去做了,他们的自我调节能力有缺陷,对于行为成瘾带来的危险、威胁缺乏警惕。

美国SLAA(性与爱上瘾者)匿名协会的材料中如此描述“将寂寞、压力、罪恶感、愤怒、羞耻等情绪都‘性化’(sexualized)”,所以性瘾者的性行为与快感关系不大,更多的是心理慰藉,他们内心多是孤独软弱的,对自我否定,性是他们宣泄的渠道,他们在做完爱后,会感觉到更巨大的空虚与绝望,自我厌弃与孤独,高潮带来的麻醉幻觉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为了追逐这一瞬间的逃避,他们反复做爱,直到精疲力竭。

性瘾行为会对身心灵三方面都带来伤害。过度强迫性的性行为,比如强迫自慰会伤害性器官,与很多人发生关系,也会增加患性病的风险。对性瘾者而言最大的痛苦就是心理上的,他们渴望摆脱这种巨大的精神煎熬与摧残,但是沮丧、绝望却使之恶性循环。曾有男子因无法摆脱性瘾而挥刀自宫,酿成悲剧。再有就是对身边朋友家人也会带去巨大的伤害,在社会文化、道德的压力下,他们也一样备受身心的折磨,并不亚于性瘾者本人。

大多数的性瘾者都曾试图通过信仰、克制来改变和缓解自己的心理问题,但多以失败告终,单纯靠个人力量戒除性瘾很困难。加缪在《局外人》中说到“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宁肯避免与他们来往。相反,我们常对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所以治疗性瘾一般多会推荐心理治疗,参加一些性瘾者自助团体,参与者都是性瘾患者,大家一起探讨,共同进步,同时配合心理治疗,帮助患者发展情绪沟通能力,以改变自闭的情况,以达到治愈目的:恢复“瘾君子”作为完整个体的价值。

性瘾本质上是人们掩盖情感和记忆创伤的无力挣扎,有一位性瘾者说:我知道只有正常、积极的爱才能拯救我。看到这句话莫名地想起曾看过的一场极致绚烂的烟花,呼啸地向上冲然后炸开,漆黑的夜空里火光冲天又四散飞舞,转瞬即逝,我像个傻子一样怔怔地看着,那一刻真切地体会到原来在美景前真的会有巨大的虚无感,继而想起有个朋友看《地心引力》里浩瀚无尽的外太空,寂静无声的天体,落日的余晖镀上柔软的云层时,说:孤独地只想找个人抱一抱。

很多时候,我们一点也不贪心,不需要看遍美景,甚至不需要细水长流,只想在某一刻有个温暖的怀抱,在巨大的孤独与空虚面前,能感受到自己之外的另一个个体的存在,让我们知道:我不孤独。

参考资料:

1. 颀影﹒性上瘾?不,你爱上的是寂寞﹒http://www.guokr.com/article/303766/,2012-08-08.

2. (美)Herbert L.Petri, John M.Govern﹒郭本禹等译﹒动机心理学(第五版)[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175-177.

3. 性瘾:被忽视的心理疾病http://eladies.sina.com.cn/qg/2010/0305/0804974883_2.shtml,2010-03-05.

4. 赖晓飞.多元视野下的“性瘾”问题分析.红河学院学报[N]:2012(10).

5. 性瘾者http://www.gq.com.cn/topic/news_1714334c3fe976a8-2.html ,2012-5-16.

0
打赏
135
20
吐槽
  • 本作品是由 众乐分享 用户 Rebirth 投递的搬运作品。
  • 来源:飞鱼安乔,作者:不详
  • 禁止二次修改后转载发布,任何商业用途均须联系众乐分享作者 Rebirth 获得授权。
  • 如未经授权私自用作他处,众乐分享以及作者 Rebirth 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 评论

我要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