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女神,他为何还要出轨


改版通知:若无法登录或使用过程中有BUG请给管理员发送邮件:点击发送

关于有些事件的细节我们就不细说了。不过让很多人感到困惑的是,有那么美好的Ta,怎么还不满足,还会去外面找Ta们?

据科学家研究,“生活作风不端正”,其实是进化的选择。基于人类原始基因的背叛与忠诚,无论你接不接受,它都在那里。

今天,亦云就来聊一聊这个让人不相信爱情的话题。

“忠贞激素”治不了不忠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女性在性伴侣的选择上更为保守,本身就是人类顺应优胜劣汰的本能反应——男人为了确保基因的散布,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和尽可能多的女人性爱,生出尽可能多的孩子;而女人的受孕几率有限,怀孕周期漫长,又需肩负养育重任,生物投资成本比男人高许多,因此,她们会更希望物色到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作为长期依靠。

女性在被迫忠贞的同时,当然也想将男性拴住。电影《女人不坏》中,周迅饰演的科学家欧泛泛,发明了一种“爱情贴”,其中含有的激素能让爱情长久、两性忠贞。这种“忠贞激素”现实中确实存在。

英国神经生物学家的研究发现,动物界的“模范丈夫”大草原田鼠中的雄鼠,之所以一旦交配后就对“第三者”失去兴趣,是因为大脑中脑下垂体分泌的一种激素——后叶催产素。神经内分泌学家休?卡特给雄鼠的大脑注入一种化学物质,阻断后叶催产素的分泌,结果“模范丈夫”立刻变成了“鼠渣”,它们抛弃了曾经深爱过的伴侣,胡乱交配。

人体内是否也有这样的“忠诚激素”?答案是“是的”,但它的运行和机制则要复杂得多。人类的情爱活动与多种激素有关,后叶催产素与多巴胺、苯乙胺等协同作用,让人产生爱和依恋的感觉。

但是,很不幸,我们的大脑不可能长期不断地大量释放这些物质,因为神经细胞只有受到新异刺激时才会兴奋。美国康奈尔大学生化博士辛迪?奈克斯对37种不同文化中的5000对夫妇进行测试,得出的结论是:爱情的保鲜期是18至30个月,这足够男女相识、约会、结合和生子,但之后,人体对这三种物质产生的抗体,则会使“爱情鸡尾酒”逐渐失效。

男性为什么有不忠贞的特权?

忠贞激素不能保证两性间的长期稳定关系,那靠什么来维持一夫一妻制的长期存在?这种稳定的结构对社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在西方,一夫一妻制在天主教会的统治下达到最严苛的程度,它甚至不允许离婚,都铎王朝亨利八世为和第一任皇后离婚,和罗马教皇闹了六年,最后单方面宣布英国脱离天主教会才勉强离了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西方同时对婚姻中的“性”采取压制的态度。天主教一度将“性”视为最大的“罪”,任何谈论床上技巧都被认为是下流举止,丈夫与妻子的性生活不能超过“刚需”,一般一个月一次就好,一个星期一次是容忍的上限。而在中国,夫妻间举案齐眉、客气且克制地保持距离才是“正途”,而任何超越生育目的的床第之欢、闺房之乐,即为“宣淫”。后世被称为爱情佳话的张敞画眉,真实的版本是他因此被同僚举报,日理万机的皇帝还真为此事宣张敞进宫责问。

但是,教皇和皇帝都知道,压抑并非婚姻的解药。欧洲天主教会在行动上一方面严厉限制婚姻性伦理,一方面却允许妓院的合法存在,甚至与妓院分享利润。

《冰与火之歌》里的培提尔一边贵为财政大臣,一边创业开妓院,这是有史可据的。妓院在一开始就以私人方式盛行于欧洲,经营者中不乏高贵人士。欧洲曾出现过一家教会妓院,女员工要么在祈祷,要么在服侍客人(客人仅限于基督徒)。史载罗马教皇朱利对此印象深刻,回罗马后也创立了一家类似的妓院。

而在中国,纳妾制度,多少缓解了中国男人,尤其是上层阶级男人的性压抑。另一方面,妓女职业一直长期合法存在于各朝各代,其间明初、清初曾一度禁娼,但很快又死灰复燃。

女性比男性更忠诚吗?

尽管两性间存在着如此显着的差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不要骂“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只要拥有更多的权力,女性一样会出轨。

荷兰研究者对1000多名职场中人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权力和不忠存在正相关性,也就是说,越是权力大的人,出轨的倾向就越强。而且,实际发生出轨者的比例也越高,这主要是因为权力大者更为自信。而最出乎研究者意料的发现是,出轨的倾向性竟然没有性别差异。

在两性地位和性伦理的演变中,权力从来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随着工业文明的到来,女人被机器解放,获得与男人同等的教育权利、工作机会及政治权利,西方以两性平等为基础的新的性道德由此形成。而乘坐五月花号到北美开拓新家园的欧洲清教徒,无论男女,齐心协力赤手空拳建立家园,这种因男女充分合作而产生的平等主义(有些类似于狩猎时代),多少有助于美利坚的第一代公民以平等、尊重的眼光来看待女人。

欧美男人的“暖男”形象由此奠定。美国政客像他们早年的新英格兰移民祖先一样,将家庭的团结作为美国精神的象征,在各种场合都竭力保持着自己“家庭男人”的形象。世界上很少有政府官员会像美国总统或国会议员一样,在竞选时带着妻子、儿女同台亮相。

这些变革并没有杜绝背叛与不忠,但它提高了男性背叛与不忠的道德成本与风险成本。人尽皆知的克林顿“拉链门”即是明证。否则,这要是放在中世纪末,算什么事儿呢?亨利八世除了拥有六任皇后,还有多得无法考据的情人,谁敢有半句闲话?

在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史里,我们最常看到的是男人不知疲倦地开拓婚外性行为,女人似乎天生占据着性道德的高点,以至于容易忽略了事实的另一面:女人只是在生物基因上“被迫”设置为保守模式,并在长期弱势的社会地位中被施以更为严苛的要求。

至少从社会和生物进化的角度看,一夫一妻制是人类进化的成果,而背叛与不忠是基于人类原始基因的刺激与反应,无论你接不接受,它都在那里。(文/壹读君)

0
打赏
135
0
吐槽

- 评论

我要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