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春晚倒计时赵本山总“四面楚歌”


改版通知:若无法登录或使用过程中有BUG请给管理员发送邮件:点击发送

从铁岭农民,到东北名片,再到如今的争议中心,以喜剧表演成名的赵本山,现在恐怕是笑不出声了… …

近日的几条舆论,再次将赵本山推至风口浪尖。

12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刊发了司徒格子一篇名为《各类谣言传满地本山能否挺过去?》的文章。

文中称,大家都意识到,那个在台上插科打诨的东北老大爷,挣了许多钱,买上了飞机,娶上了年轻媳妇,有了漂亮的女儿,收下了许多跪拜的徒弟,认识了好多牛牛哒领导,多出了好几层神秘感,当上了一个霸道总裁,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从那时起,赵本山再也不好笑了。在他宣布再也不出演春晚小品之后,似乎这世界也没有许多回响。

其中一句“没法让中华民族发笑的赵本山,已然脱离主流文化。而这,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无异于进入了一种囚笼”,亦道出当下赵本山陷入的舆论困境如同囚笼。

如果说这仅仅代表中央级媒体对本山大叔的“发难”,几乎同时,赵本山的家乡媒体也没闲着。

每当春晚倒计时赵本山总“四面楚歌”

28日当晚,《辽宁日报》刊发由宁新平撰写的《辽宁文艺如何引领这个时代的风气》一文,其中对文艺如何大有作为、如何引领时代风气进行讨论。

其想要表达的核心意思是“辽宁文艺的价值取向从未有动摇”。文中列举了多年来辽宁省的优秀文艺作品和作者,结果有心人发现:其中未提曾被辽宁视为骄傲的赵本山及其作品。

这两篇文章显然都不是空穴来风,只是,这股风源于前一晚的一则未经证实的“网络传言”。

27日晚,微博被赵本山刷屏,一则“赵本山被抓,家中搜出20吨黄金”的传闻至今仍在发酵,虽至今未有赵本山本人的直接回应,但赵本山的几位徒弟相继出面辟谣。先有大鹏发微博喊一声“咱国家法律管不管造谣?”,再有程野微博上晒出一张赵本山本人打篮球的近照。

这一轮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传闻和议论,若要追根溯源,还得从今年10月15日、22日、29日赵本山接连缺席中央、辽宁省和铁岭市的三次文艺工作座谈会开始,之后,麻烦和谣言便缠上了他。

9月23日,本山传媒集团新拍的电视剧《爹妈满院》开播前被紧急叫停。

11月7日,中美政治学者牛白羽发表评论称:赵本山的片子已经没人敢买了,也没人敢再请他登上央视或者地方重要舞台。文章引述内部消息称,赵本山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12月1日,有消息称一直与赵本山密切合作的辽宁卫视终止了与其的合作。

12月2日,网上有传言称,赵家班多位二人转演员与赵本山脱离师徒关系,小沈阳的微博介绍从“赵本山徒弟”改为“艺人”。该消息无法求证。

12月27日,电视节目《造梦者》官方微博发布三位导师为姜文、姚晨和洪晃,而此前宣传中洪晃的这个位置一直都是赵本山。

近几个月,几位知名学者纷纷发表文章抨击赵本山的小品、电视剧格调低下,甚至有人断言赵本山时代已经过去。

对这些“传言”和批评,赵本山本人均无任何直接回应。至今让大家记住的,只有他的两个动作:一是10月19日深夜,赵本山组织召开本山传媒演职人员大会,学习和贯彻文艺工作座谈会的重要讲话精神。二是赵本山在接受专访时说:“艺术家应该要懂政治,这是首先。你不靠近政治,不相信你的党,那还搞什么艺术?你不听党的话你还搞什么艺术?”

但显然一些人并不领情,赵本山组织大家学习的次日,即10月20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表《环球时报》林鹏飞撰写的时评《赵本山激动得睡不着,这就对了》,指出赵本山这次的反应,具有十分必要的“政治正确性”。“他做出的承诺,也会等待舆论的验收。”

再看中央媒体对赵本山的“笔伐”,显然由来已久。

2011年8月5日,《人民日报》刊发张颐武的《赵本山“特长”与“特短”通俗与庸俗》一文,直指赵本山的“特长”在某些时候也会成为“特短”。“有时‘通俗’和‘庸俗’只有一步之差,有时‘适应’观众和‘迎合’观众也只有一步之差,稍有不慎,就难免会失掉必要的分寸。”

2011年5月底,《人民日报》刊登薛晋文的《“乡村爱情”缺乏农民情感》文章,文中说:“从农村剧肩负的社会责任、艺术使命和审美理想层面而言,‘乡村爱情’系列农村剧又显得单薄和浮泛,难以彰显农村剧的真正艺术品格和审美价值。”这是赵本山的“乡村爱情”系列剧遭遇的第一次“官方批评”。

2003年5月23日,《人民日报》刊发由肖彬、刘晓宇撰文的《有感于赵本山“没有计划”》一文,提醒赵本山戒浮躁。“相声小品艺术不景气,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最主要的一点是一些演员的浮躁心态所致。”

赵本山自1990年第一次上春晚,迄今24年,俨然已是一棵参天大树:15次央视春晚一等奖;二人转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2007年《乡村爱情》获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2009年《乡村爱情2》获第十一届辽宁省“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而在东北三省,赵本山就是辽宁的骄傲,多年来一直是当地最响当当的“品牌”。

在20年间的前4次辽宁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代表大会中,都能看见赵本山的身影,他和他的作品都曾被写入工作报告。

1994年,辽宁省文联第四次代表大会工作报告里,说到辽宁省喜剧小品和评书的代表人物和作品时,赵本山的名字出现在第一位。

2000年8月19日,辽宁省文联第五次代表大会工作报告中,对于辽宁喜剧小品取得的瞩目成绩进行了表彰,其中亦提及赵本山。

2005年9月22日,在辽宁省文联第六次代表大会工作报告中,在如何发掘辽宁曲艺的品牌效应中提到,辽宁省曲协先后举办两届“赵本山杯二人转大赛”、“首届赵本山杯小品大赛”等活动,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并称“在以崔凯、田连元、赵本山等为代表的曲艺家的共同努力下,辽宁曲艺继续保持着在全国的优势”。

2011年1月6日,在辽宁省文联第七次代表大会工作报告中,在“激活文艺创作,打造了一批艺术精品”这一部分里列举优秀电视剧作品时,提到了赵本山的《乡村爱情》。

今天,查看辽宁省文联主办的辽宁文学艺术网,赵本山的身份认证依然是辽宁省文联副主席。

从铁岭农民,到东北名片,再到如今的争议中心,以喜剧表演成名的赵本山,现在恐怕是笑不出声了。

最后说一句观众的心声:本山大叔,你人在哪儿呢?(来源/澎湃新闻)

0
打赏
135
0
吐槽

- 评论

我要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