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精力分配决定了你的层次


改版通知:若无法登录或使用过程中有BUG请给管理员发送邮件:点击发送

一哥们儿爱看莱昂纳多。今天他网上和别人吵了一架,吵架原因是莱昂纳多到底有没有资格拿奥斯卡。吵了两个小时,结果就是不得不晚上加班完成任务。夜宵吃饭找我吐槽,倒不是吐槽奥斯卡和对立影迷,而是觉得自己好没用,因为他觉得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在没有价值没有意义的争论上,自己却把正事耽误了。哥们自问自答:「你说我是不是贱?也是我没啥大事做,要是一分钟几百万,真没时间为了这点事花费一下午。」

听某哲学系女老师讲课,讨论到女孩为什么不能做纯家庭主妇。在她看来,经济独立性,性别自尊等倒不是最大的原因,她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女人不能与社会脱节」。因为女人一旦脱节社会,「你的世界就只有那个房子和那个男人」,这样很多“鸡毛蒜皮”小事你都会觉得是大事,于是乎会因为很多「鸡毛蒜皮」事情和丈夫吵起来,因为你的注意力并没有更重要的事情,例如基本的社会交流和工作任务,可以被转移。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就是一个毕业了几年的女孩,因为叫的牛肉面里面的肉少和老板争执起来。结果哭了。哭的原因不是因为牛肉的多少,而是如她所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女孩毕业之后打拼几年,谁想毕业之后还在因为碗里的几块牛肉和别人争执,细细想来,如果她单位时间价值够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做,她是不会将精力放在讨价还价上的。她的那两排泪,是对自己现在状态和过往经历的一种否定和哭诉。

你的精力分配决定了你的层次

经济学有个概念,叫「机会成本」。「机会成本」是指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所要放弃另一些东西的最大价值。简单打个比方,比方说你就一百块钱,能吃一顿饭,也能看一场电影,你去看电影了,你的机会成本就是这顿饭。又如,你周末两天可以用来打Dota,也可以用来看《论语》,你去看《论语》了,打Dota 及其快乐就是你的机会成本。

换句话说,我做的事情价值多少,是由我放弃的事情反映出来的,而我放弃的事情,也是由我做的事情的价值反映的。价值这东西不好说,因人而异,哲学命题我水平有限讨论不来,往往因人而异。但是生活经验和道德直觉告诉我,对于个人,一个人相关价值是可以从他的抉择中判断出来。同样的资源你怎么分,同样的抉择你怎么选,将一个人的层次或者说特质表露无疑。

北大出家的柳智宇,在他那里,出家的价值起码大于 MIT 的全奖 offer;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在他那里,个人尊严的价值起码大于官爵和工资;革命年代的英雄们为了共和国的进步牺牲,在他们那里,民族的独立和解放高于个人幸福甚至生命;最近查处的一批贪污腐败分子,在他们那里,个人的享乐高于责任、党性、纪律和民众福祉。

总之,什么样的人,价值如何的人或者事,可以从他的个人选择中判断出来:你放弃了做什么而选择了做什么。你的心中孰轻孰重,孰优孰劣,在你实际行动的诠释下,一切的言语都是很苍白无力的:你做了什么,你就是什么,值什么。

如果你为了一块糖和好朋友大打出手,你俩的友谊和你的好朋友就值这块糖;如果你为了电影票钱和女朋友斤斤计较导致分开,你俩的爱情和你的爱人就值这几百块钱;如果你因为一个廉价花瓶碎了,打得孩子再也不敢自由玩耍,你孩子的好奇心也就值这个花瓶;如果你因为几次加班,就跟领导上司大发脾气吵得不可开交,你的前途也就值这几次加班费。

如果你放弃骄傲和任性也要挽回你亲爱的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对你来说价值就高于你的自负和倔强;如果你放弃享乐和纵欲,坚持努力和进步,你对成功的追求和渴望的价值就高于你对纯粹欲望快感刺激的多巴胺;如果你倾家荡产也要救你患病的亲人,你的亲人对你来说价值就高于你的一切财富;如果你为了理想放弃了KKR 的高工资而去创业卖糖葫芦,你的理想对你来说就高于雄厚的年薪。

如此,我们的精力分配,一定程度上反映着我们的层次。我们如果为了吴彦祖还是黄晓明帅和别人争执一个下午,那么与其说明我们「心胸格局小」之类的道德定位,毋宁说我们的一个下午时间也就值这点娱乐圈的争论;我们如果为了地铁上让座不让座跟别人吵了起来,骂了起来,与其说我们「素质低」之类的修为判断,毋宁说我们个人形象也就值两站地的地铁。做什么价码的事,就是什么价码的人;为了什么价码的人和事怄气或执拗,就配什么价码的苦难和荣耀。

0
打赏
135
0
吐槽

- 评论

我要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