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总是无法摆脱痛苦


改版通知:若无法登录或使用过程中有BUG请给管理员发送邮件:点击发送

在线聆听本文

小女孩玛蒂尔德又被父母揍了一顿,她鼻血直流地站在家门前的走廊上。莱昂从外面回来,经过她身边,递给她一块手帕。

Mathilda: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or is it just when you’re a kid?

玛蒂尔德:人生总是这么痛苦的吗?还是只有童年痛苦?

Léon: Always like this.

莱昂:总是这么痛苦。

——《这个杀手不太冷》

“痛苦是一种诅咒吗?为何它死死地拴住了我,而我却始终摆脱不开?”

“人这一生又究竟会悲伤多少次?”

“一万次吗?”

你将头埋在脖颈间,瘦弱的肩膀抖动着,一颤一颤。你怀着委屈与不解,向虚空发问。

没有人回答你。

当黑夜不断降临,你开始相信痛苦本身毫无意义,你期望像扔垃圾一样将它抛掷出去,你期望——快乐是你唯一的伴侣。

但是,痛苦真的是一种诅咒吗?痛苦本身真的毫无意义吗?

不!

我要大声地告诉你:”不!”

一、痛苦是一个信号:你需要解决问题

在生活当中,我们常把痛苦视作洪水猛兽,一旦惹上“痛苦”,便仿佛罹患重症毒瘤一般,恨不得铲之为快。

其实,“痛苦”并非毒瘤,而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标识了“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否则会对你构成危险。”如果你玩过扫雷游戏,想必你会知道,每当地雷兵发现一个潜在的危险域时,他就会插上一面旗帜。痛苦——也正是那面旗帜,借此来提示你,这里可能存在一个问题需要及时去处理。

不要把痛苦和问题相混淆。你需要解决的不是痛苦,而是痛苦背后的问题。重新认识痛苦吧——它不是敌人,而是你我的朋友。

二、痛苦是成长的仪式

传说,蚌因身上陷入细沙,就分泌出一种物质,来把沙子一圈一圈地包围起来。病好了之后,旧伤处就出现了一颗晶莹的珍珠。

就其过程来看,珍珠的最初来源不过是蚌本身的痛苦。正是因为有了痛苦,才有了价值连城的珍珠。

一切珍贵的东西,都不会凭空而来。成长也如是。痛苦是成长的必然仪式,当你感到痛苦的时候,就意味着你需要做出改变。而你经由这场仪式,也会加深对人生的另一番理解。

三、痛苦可以缓解负罪感

在西方基督教国家,每年的大斋期(Lent)是基督徒献供与苦修的时期,也是洗涤罪恶、承蒙天主启示的时期。根据一些神学理论,痛苦可以净化、弥补我们的罪,清洁我们的灵魂。

这种神学观点是否有其科学依据呢?心理学家布劳克·巴斯蒂安(BrockBastian)和他的同事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首先招募了一群年轻男女,并将实验目的伪装成是对心理和生理敏感度进行研究。他们要求实验组被试写下一篇短文,讲述曾经排斥某人的一段经历,这段经历将唤醒被试个人的不道德感;而对照组被试,仅需写下一日的例行事件即可。

接着,实验者要求一部分被试——包括实验组成员和对照组成员——尽可能久地将手伸入冰水桶当中,另一部分被试则将手伸入温水桶中。最后,所有被试要对刚才体验过的痛苦程度定级,并完成一份包括负罪感在内的情绪目录的填写。

结果表明,那些认为自己本性不道德的被试不仅把手伸进冰水里的时间更久,而且与对照组相比,他们对自己痛苦体验所做的定级也要高得多。此外,被冰冻的痛苦确实减轻了他们的罪恶感,这一现象要比没有受过痛苦、把手放在温水里的被试要明显得多。

四、为何会把痛苦视作一种诅咒?

尽管痛苦本身有若干益处,但许多人还是将痛苦避若蛇蝎,却又逃之不及。这是什么缘故呢?

美国心理学家塞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曾经用狗作了一项经典实验。他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给以电击,狗无处躲避,只能乖乖接受。如此反复多次。

之后,实验者在给予电击前,突然将笼门打开,此时狗不但不逃跑,反而不等电击出现就倒在地上呻吟和颤抖,本来可以主动地逃避却绝望地等待痛苦的来临。

这就是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它是一种通过学习而形成的对现实的无望和无可奈何的行为及心理状态。

习惯于消极面对痛苦的人们,正是产生了这样的习得性无助。他们深陷命运的沼泽之中,而不做任何抵抗。多次降临的黑夜已经俘获了他们的意志,使他们习惯于绝望,也习惯于屈从。他们将痛苦视作诅咒,认为自己是被上帝抛弃的子民。

其实,抛弃他们的正是他们自己。痛苦本身并不是诅咒,抗拒痛苦的存在,不接纳自己的情绪,不做任何成长与改变,才使痛苦演变为一场灾难。

0
打赏
135
0
吐槽

- 评论

我要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