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离不开“朋友圈”


改版通知:若无法登录或使用过程中有BUG请给管理员发送邮件:点击发送

为什么我们离不开“朋友圈”

研究人员用遗漏焦虑(译注:害怕错过更有趣或更好的人或事,FOMO)来形容我们对社交媒体的依赖。我们唯恐眼睛一离开移动设备就会错过与他人建立或者加强联系的机会。毕竟,拥有一个庞大社交网络的好处是能够得到良好的社交支持。所以,如果我们不能及时评论别人的状态,表达我们的同情,安慰或者祝贺之情,抑或我们错过了这个消息,不知道有人正打算成立一所幼儿园,那又怎么能够参与到他人的生活中,并且确定我们是他们圈子里的一份子呢?万一我们错过了与要搬到隔壁的朋友结识的机会,或者由于没有及时评论而让我们的同事以为我们没有在工作,那该怎么办?

FOMO是网络普及的副产品;同时它也反映了我们为参与网络和现实社交所付出的努力。我们希望我们对信息的需求随时随地得到满足。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应对我们获得的各种信息。看到别人发布的度假或演唱会照片,或者入职、订婚抑或是怀孕的消息,都会引起浏览者对他/她自己当前生活状态的反思。同一个社交网络中的成员容易建立起相似的生活目标,比如买房,度假,跑一次马拉松或者去参加一次志愿者活动。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我们都在拿自己和身边的人作比较。社交联系成了对我们自己是否有成就的度量。这也是FOMO的另一面:如果我们不参与其中,那应该怎么衡量自己取得的成就呢?害怕错过的心理在我们拿自己与他人的比较时变得愈发强烈。

然而并不是所有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经历描述的都是快乐的事。车子爆胎,错过航班,恋情告急——有些人也会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这些或者其它不愉快的事。人们分享的这些消极事件会有什么影响呢?是否偶然断一下网,错过这些消息,也是个不错的经历呢?

“永不离线”的上网方式似乎很容易引起各种形式的焦虑,但是来自皮尤互联网中心(Pew Internet Center)的研究发现社交媒体的使用频率和焦虑之间并没有直接关系。事实上,对于女性来说,活跃的社交媒体使用恰恰反映了更弱的焦虑感。社交媒体可以让人及时宣泄抑郁情绪,也可以为他人提供社交支持,平衡人们的社交需要。不过,该研究也发现参与社交媒体确实会让用户们更容易了解到他人的焦虑。比如在过去的十二个月里:

57%的人说他们知道有人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56%的人知道有人搬家了

54%的人知道有人怀孕,生产或者领养了孩子

50%的人知道有人住院了或者遭受了严重的意外或者受了严重的伤

50%的人知道有人订婚或者结婚了

42%的人知道有人被炒鱿鱼或者失业了

36%的人知道有人经历了丧子,丧友或者丧偶

36%的人知道有人的孩子搬出去或者又搬回家里了

31%的人知道有人分居或者离婚了

26%的人知道有人被降职或者减薪

22%的人知道有人因犯罪被起诉或者被逮捕

22%的人知道有人遭到抢劫或人身攻击

人们在线交流的朋友圈如此庞大,以至于每个受访者的圈子里至少有一名朋友经历过上述事件中的一种。这点很重要,因为用户与分享者关系的亲密程度预示着这个用户是否会去分担这位朋友的焦虑。总的来说,女性在与她们亲近的人经历丧子,丧友或者丧偶;亲近的人住院或者受重伤;熟人被起诉或逮捕;或者有熟人被降职或减薪时会更感觉到更强的焦虑感;而对男性来说,亲近的人被逮捕或者起诉,或者有熟人被降职或减薪的时候,焦虑感会更强。

当有熟人发布亲人的死讯时,女性的焦虑感反而较弱。虽然这个研究并没有深究心理学层面的原因,但这有可能是因为她们为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她们亲近的人身上而松了一口气。这并不是落井下石的幸灾乐祸,而是因亲人躲过一劫而感到的庆幸万分。唯一的例外是被降职或者减薪——这可能是因为这些消息提醒了人们目前经济状况的不景气,加剧了人们对自己未来的不确定感,由此引发了更强的焦虑感。

因此,我们在网络上进行的比较可以分成两个方面。我们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别人的成就对我们带来的影响上——要与街坊邻居平起平坐的压力,看到他人都在逐步实现生活中的一个个目标时的感受——然而我们却并不讨论我们对于别人落败有何种感觉。也有人想要使“私事”避开社交网络,然而,由于人们能在这些不同的社交平台上找到支持和安慰,因此要完全避免社交网络绝非易事。而最终,遗漏焦虑也许又会让我们开始怀念现实生活中错失的东西。

作者:克丽丝塔·D·科斯塔,人类学家;翻译:祝锦杰

0
打赏
135
0
吐槽

- 评论

我要吐槽